?

首頁 > 新聞資訊 > 南實快訊 >

南實快訊

好書推薦系列(十二)《我們仨》

作者:教導處   瀏覽:次   發布日期:2019/06/14

《我們仨》

1560478571477374.jpg

輕舟一葉泊書海,熟讀深思子自知,今天我推薦的書是《我們仨》,感謝高二語文組何大紅老師和高二21班鄒世秋同學的來稿。        

楊絳,一個閱盡一百零四輪春夏秋冬的女人。

錢鐘書,一個白首六十三年與春夏秋冬深情共的男人。

(yuàn),一個旅居在春夏秋冬里五十九年的女子。

想必,聽至此處,《我們仨》——已躍出大家的腦海。讀過《我們仨》的人,當忘不了里面漫長得揪心的夢,“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云易散琉璃脆”,楊絳內心綻出的血泡像一只又一只“飽含著熱淚的眼睛”。

染柳煙濃,吹梅笛怨,春意知幾許? ”春天不在于何時開始,而在于春意幾時到來;人不在于幾時離開,而在于人跡何時才消散。于是,生機盎然才顯得格外珍貴,離別釋懷才顯得尤為不易。文章合為時而著《我們仨》便是應錢瑗遺愿而生的散文集,僅僅一個普通三口之家的記憶。

一個單純溫馨的家庭幾十年雖平淡無奇,但相守相助、相聚相失的經歷卻在細水流年中更顯珍貴。楊絳寫來簡潔而沉重,回憶了先后離她而去的女兒錢瑗、丈夫錢鍾書,以及一家三口那些快樂而艱難、愛與痛的日子。“黯然銷魂者,唯別而已矣。錢瑗,錢鐘書,與之同度多少歡愉,便會剩多少寂寞縈繞楊絳的余生。歡愉嫌夜短,寂寞恨更長。比起蒼白的日子,不如沉沉睡去,于虛幻中得片偶重聚,對那時的楊絳已是不可多得的眷顧。大概是思之太過于心酸,楊絳竟不愿承認自己的奢望,一句 “鍾書大概是記著‘我’的埋怨,叫‘我’做了一個長達萬里的夢”拉開全文序幕。難過嗎?不,錢鐘書自己也仿佛早有所備,“從此以后,我們不再生離,只是死別。”天行有常,我們可以改變命運,卻停不下人生的傳送帶,更無法扭轉生死倫常。所以,更多的是對人生的無奈。我看錢瑗和楊絳,只知時間很長,我們所擁有的不知幾分之幾,我們陪伴父母的時間又不知是這幾分之幾的又幾分之幾。不是非要說父母愛我們更深沉,只是在這里白發人送黑發人更顯悲傷。楊絳用夢境的形式完整地記錄了這一“萬里長夢”,這個家庭鮮為人知的坎坷歷程,到此也算是有了個了結。 

“今宵酒醒何處?楊柳岸,曉風殘月。”但千杯還復醒, 一夢不解憂。夢醒時分,生活沉痛也還在繼續。85歲,87歲,兩度喪愛,如果說人生是一場修行,屬于楊絳先生的修行格外地艱難。“此去經年,應是良辰好景虛設。便縱有千種風情,更與何人說。”往后的17年,沒有丈夫和女兒,92歲的楊絳說“我清醒地看到以前當作‘我們家’的寓所,只是旅途上的客棧而已。家在哪里,我不知道。我還在尋覓歸途。”92歲的楊絳也說,我一個人思念我們仨

“我們仨”不只是三個人,它是一段難以釋懷的生命節點,是一片虛幻無終的美好執念,是一生不曾改變的守護陪伴。無論我愛的,愛我的,在身邊,在遠方,還活著,已死去,“我們”已成過往,但我們永遠是“我們”。曾今我們,總喜那庭前花開花落;如今一人,也看得漫天云卷云舒。

夢里的他們,很好,還是過往的他們;過往的“我們仨”,很好,依然是楊絳的“我們仨”。

 本期書海泊舟到這里就結束了,我們下期不見不散!